新闻中心

华宇元典业务专家应邀主讲参加“大数据助力检察研究的原理和路径”学术研讨活动

阅读次数:

4月20日,国家检察官学院第48期学术研讨沙龙——“大数据助力检察研究的原理和路径”通过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方式成功举办。


此次沙龙中,国家检察官学院副院长徐鹤喃教授主持研讨,介绍了此次活动旨在持续推进大数据在检察工作中深度应用的重要背景,提出了融合理论、专业和数据的深刻思考,学院教务长马立东教授、浙江省检案管办劳伟刚主任分别就检察大数据的教育培训规划、数字检察建设主题进行了精彩与谈。


华宇元典业务专家侯晓焱博士担任沙龙主讲人,围绕大数据辅助检察机关开展理论研究、业务研究和检察监督的操作路径,在线上进行了分享。


侯晓焱博士的分享主要围绕四个方面展开:


一、大数据如何辅助检察业务研究


数据在本质上是对信息的数字化记载。近年来,随着信息化、智能化的发展,个人和组织的行为轨迹越来越以在线方式呈现,全社会数据量骤增,数据的调用和分析更加便利,有助于更广泛、深刻地认识问题。外部的裁判文书、行政处罚等公开数据和内部的系统数据是检察机关办案、管理和检察理论探讨、实务研究的富矿,而用好大数据需要建构和培养理论导向、业务驱动的数据思维。


侯晓焱博士结合自身研究经历,以关乎女性权益保障的收买被拐卖的妇女罪为例,分享了近期用400余篇裁判文书数据进行实证研究的启示,初步研究揭示,该罪名关于数罪并罚的立法制度安排与司法适用实况存在不小的距离,其中既有执法、司法因素的原因,也不排除拐卖、收买具体情境下对并罚罪名的证明困难,由此检验了立法和司法效果。


同时,深入裁判文书细节,更可以关注到犯罪行为与被拐卖女性精神疾患的因果关系等问题的探究。故立足裁判文书数据有助于检察业务研究呈现司法活动规律,聚焦社会热点形成洞见,提升能动检察程度。


二、如何掌握数据法学研究的操作规范


1. 将研究问题与大数据建立有效的映射和关联

检察业务问题通常具有抽象性,面向经验研究时需要建立对应:对于具体的研究主题,关联数据维度的路径比较直接,采用多种常见维度进行统计和描述性分析;但当面对“排除合理怀疑”的类型化分析等抽象的研究专题时,如何界定、拆解研究主题的概念内涵,与经验现象和大数据表现建立有机关联,则对专业能力、数据思维和数据处理能力提出严谨要求和科学标准。


2. 大数据辅助检察业务研究过程中,对数据描述的解释应保持审慎

应关注数据的统计口径是否严格一致、用以研究评价的数据是否全面、不同主体对客观结果的影响力等多因多果的状况,避免将结果归因于单一的变量。


3. 数据召回率和精准性的兼顾

检索数据是从概念出发,概念的操作化程度决定了检索能否全面;秉持求真务实,才能保证去除数据噪声,实现提取的精确性。


4. 务必说明数据提取方法

越以研究数据为基础,越对研究负责,研究过程越透明,记录越完善,就越可能提高分析的可信度,提高在整个学术界的总体认可度。近年来,数据法学研究的生态正在逐步形成,振奋人心。


三、法律科技如何支持检察监督


侯晓焱博士通过一系列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的批量再审改判案件,分享了用大数据辅助法律监督的方法论。基于外部公开数据,运用法条组合、显示高频法条,法律大数据分析技术可以逐步锁定改判点和争议焦点,厘清裁判规律,可持续性地拓展检察监督的关注视野。


四、大数据时代的海量信息以数字化在线方式存储


最后,侯晓焱博士谈到,各行业、政府部门、司法机关日益关注数据的融合与分析,探索培养问题解决的数据思维,更容易发现问题本相。大数据研究的日积月累,沉淀为特定领域体系化的数据记录,将凸显历史性比对的价值。


同时,大数据研究特有的数据提取、数据融合、数据清洗等工作环节耗时长、投入大,工作过程辛苦,研究者应具备足够的韧性和毅力,并发展跨领域的团队合作,提升多元业务技能。


值得注意的是,大数据研究的出现,并不否定小样本、访谈等传统研究方法的价值。因为有些具有样本意义的个案能够修正理论或创造符合特定条件的理论。而且,大数据擅长的描述分析、相关性的发现,并不能从它自身获得解释,依旧需要访谈专业人士获得合乎实际的解释。所以,研究方法的选择由研究课题的特点所决定,应综合灵活运用。


侯晓焱博士的线上分享获得线上参会的国家检察官学院和各分院教师的高度认可,与会老师表示“意犹未尽,收获满满”,了解了大数据分析的重要规范和技术原理,借鉴到有效的操作路径,增强了持续提升大数据素养的信心,激发了利用大数据开展检察理论研究、业务研究和法律监督研究的热情。


华宇元典将一如既往地践行运用法律科技、精细管理数据、支持实证研究的理念,推动数字司法、智慧城市建设,辅助提升社会治理成效。

返回列表